外媒如何看中国手机厂商的“泛山寨化”

软件先锋 2015-09-14 16:16网络整理点击: 标签:

文/孙永杰

日前,美国知名科技媒体THE VERGE的一篇题为《中国华为成为智能手机行业的“新三星”》的文章在业内引起了强烈反响。尽管该文肯定了华为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飞速发展和崛起,但在分析崛起的原因时却屡屡用“山寨”来形容,即华为不仅擅长山寨,而且是一个技术超群的山寨能手。那么事实真的如此吗?

在此,我们不妨看看此篇文章生成的背景。首先,该文章得出的结论主要是以不久前在德国举办的IFA2015上华为发布的Mate S为例,而业内都知道,IFA2015几天之后,苹果就发布了其最新的iPhone 6s与iPhone 6s Plus,由于都是各自的高端旗舰机,很显然华为在发布的时间上占据了先机,更为重要的是,华为Mate S首次在智能手机上采用的Force Touch对于之后发布的iPhone 6s与iPhone 6s Plus上也是为数不多的亮点,这难免让苹果这个所谓智能手机产业创新代表陷入尴尬,甚至是难堪。而鉴于iPhone 6s与iPhone 6s Plus发布前各主流媒体的剧透,想来颇具影响力的THE VERGE对此早已心知肚明,这不得不让我们怀疑一直在报道上偏袒苹果的THE VERGE的用心,即是否在为苹果自身的创新乏力找借口或者鸣不平,只是采取的方式是曲解和打击对手。

不幸的是,苹果新发布的包括iPhone、iPad、Apple TV等在业内普遍遭受了创新乏力(包括诸多美国知名财经和科技类媒体)的诟病,甚至出现了像THE VERGE在文章中以Mate S曲解华为是“山寨”类似的“抄袭”的评价。

iPad Pro:看见新款iPad后,很多人表示,微软Surface部门已经哭晕在厕所。iPad Pro

与Surface一样配备了大屏和实体键盘。苹果在发布会上还邀请了微软员工展示新iPad在工作中的作用,简直就是微软Surface Pro的翻版。难怪业内有评论认为,iPad Pro是苹果由盛及衰的象征。

Siri驱动Apple TV:今年初Roku公司也开发了一款语音控制的机顶盒,另外,这事Google和亚马逊早就做到了。

3D Touch:就是华为Mate S抢占发布的那个技术和功能,一家名为Sensel的公司早就实现这一点了,它开发过一款Morph配件,它看起来像一块大触摸板,也具备压力感应功能。有点不同的是,Morph只是一款配件,而苹果将这一技术融入到了iPhone中。

触控笔Pencil:也并不是唯一的“Pencil”,一家名为53的公司就开发过同名同功能产品,而且这家公司的产品也能用于iPad。另外,对于喜爱绘画的人来说,Wacom应该并不陌生,它家的触控笔产品与苹果Pencil也大同小异。

Live Photos:用户拍照片时,它会自动捕捉3秒视频,赋予照片动画一样的效果。不过,HTC One Zoe手机早就能这么玩了。

不知道看到这些,THE VERGE作何感想?莫非苹果也是在“山寨”吗?如果是,相信我们定会遭到口诛笔伐,包括THE VERGE,如果不是,那么同样高度类似的对比模式,为何认为中国企业华为就是“山寨”呢?值得一提的是,同样是知名的科技博客Phonearena在针对华为Mate S是创新还是山寨(Copycat)的调查问卷中,超过一半(57%左右)的调查者认为其是创新。

其实熟悉苹果的业内人士知道,苹果向来不是某个产业最具发明创新的企业,例如现在其独领风骚的智能手机产业,早在iPhone之前,微软、诺基亚和黑莓的智能手机早已出现在市场多年,而iPad统治的平板电脑产业,远的不说,微软曾经知名的Tablet PC(平板电脑)也早在iPad之前就推出了。这里,业内相当的评论将发明和创新等同或者混淆了。尤其是在目前产业创新高度分工、竞争又协作的今天,单凭某个企业、某项独具的发明式创新,非但领先产业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很可能陷入闭门造车的尴尬。而苹果之所以成为市场创新的代表和引领者,就是在于在前人经验和教训积累之下的博采众长式或者称为融合式的再创新和市场化的能力。

试想一下,被业内称为此次发布的iPhone 6s与iPhone 6s为数不多亮点的苹果所谓自家A9芯片,最初的IP是源于ARM公司,如果没有ARM公司对于内核的不断创新,A9的创新就成为无水之源,无本之木;如果没有台积电的14纳米先进的芯片制程技术,A9充其量是水中花,镜中月。而这还仅是一小部分。此次iPhone 6s与iPhone 6s(包括华为Mate S)采用的诸如Force Touch、指纹识别等各种新功能,其发明专利或者基础性技术并不在苹果,华为、三星等这些智能手机大鳄手中,而是来自于上游,甚至是下游的供应链厂商,但苹果、华为等通过支付专利或者专利交叉授权的方式合法获得这些技术并加以融合式的再创新到自己的智能手机中,给用户提供给不断提升的使用体验,这些均是典型的融合式再创新的典型体现。

当然我们并非完全指责THE VERGE对于中国企业华为“山寨化”的报道,毕竟之前中国

曾经在某些产业中出现过“山寨潮”。所以我们在这里有必要简单地说明“山寨”企业的几个典型特征:首先是完全复制及复制的速度,这点在服装业体现得尤为明显。即国际知名品牌的服装会发布的第二天,就会有中国企业山寨出来;其次是它们几乎没有任何所谓的设计、研发和营销的投入,毕竟本身山寨出来的产品的惟一优势就是超低的价格,而企业在产品设计、研发和营销的投入是产品成本中最大的支出,如果投入的话,恐怕中国就真的没有山寨企业,因为这些投入早让它们在山寨之前倒闭了。最核心的是,这些根本不是山寨企业的追求和发展模式;最后就是投机性,并主要体现在当下什么挣钱就做什么,没有任何专注性可言,用俗话说就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打一枪换一个产品和品牌,到头来业内根本不知道这些企业的庐山真面目。

那么据此我们来看看华为,过去十年,华为研发投入累计超过1900亿元人民币(307亿美元),很多企业无法企及,也正是在创新研发的持续投入,华为作为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商,可以从网络侧提供对终端的大量技术和资源支撑。截止2015年6月30日,华为公司专利申请量总计76687件,其中与终端相关的专利多达18000件;全球累计专利授权量41903件。另外,像业内熟知的华为自主芯片海思(与苹果自主A系列芯片一样)也是华为坚持不懈,专注和投入10年磨一剑的产品,并成为中国企业在高新技术创新的典范。而近期发布的Mate S智能手机也是在Mate7上市一年后的更新产品(与苹果iPhone的发布产品发布节奏一致)。我们确实不知THE VERGE在看到这些和了解了山寨特点之后,是如何将华为与山寨联系在一起的?这里我们只能对THE VERGE说句:不知者不为过了。